愿衔杨花入窠里7(楼诚,ABO)

明诚醒来的时候敏锐地发现了自己房间有人来过,不用想都知道来的人是明楼,好在那时候他已经睡着,而且他知道自己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只要没有暴露,那么明楼上来也算不了什么。

洗漱完走到楼下,明镜坐在椅子上,明楼在看报,他赶紧过去坐好,阿香适时地端上明诚的那一份早饭。

“明台还没起来?”明镜问道。

“还没呢。”阿香站在一旁说道。

“这孩子,肯定晚上又贪玩,现在起不来了吧。阿香,你留着饭等他起来的在给他热热。”明镜吩咐道。

“好的,大小姐。”阿香应道。

明楼放下报纸,吃了几口早饭,状似无意道:“阿诚啊,你今天有事么?”

“没有。”明诚想了一会说道。

“最近有批货要从外面进来,你去看的严一点。”明楼朝着明诚说道。

明诚立马会意,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大哥。”

“你们呀,就知道拼命工作,要顾着家里,明楼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喜欢的人吗?阿诚,你别装着一副跟自己没关系的样子,你有喜欢的人吗,跟大姐说,大姐给你做主了。”明镜一番话让明楼跟明诚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下来。

“大姐,我要去明氏了。”明楼胡乱吃了几口就站起来,一旁的明诚也站起身,跟在明楼后面走出去。

走到外面,明诚正要去替明楼开门,明楼立马制止了他,说道:“今天去那里。”

明诚有点诧异,那里明楼很少去,他也很少去,这次去难道说事情真的很大么?不知道曼丽知不知道,她应该会有消息才对。

“走吧。”明楼自己拉开车门说道。

明诚赶紧坐进驾驶室,发动汽车。

那里是一个小小的俱乐部,大白天的生意不是很好,吧台前就几个人懒洋洋的坐着聊天。明楼一进去,就掏出了一张浅灰色的卡。

在聊天的人立马警惕地看了一圈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别人后,低声对明楼说道:“里边请。”

明诚跟着明楼往里走,绕过一排房间后,打开门是一个十分宽敞明亮的宅子,一旁还种了许多花草,明诚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但是就这一下,他闻到了一股味道,一股发情期的味道。

越往里走各种信息素就越加浓烈,明楼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明诚。明诚已经被明楼标记,虽然能够闻到那些味道但是对他本人来说却是没有什么影响,明楼看着明诚一副淡定的样子有些怀疑,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明楼往里走,绕过那些在肆无忌惮释放信息素的人,进了一间关的严严实实的房间。

明诚停在门口,没有跟进去。

“不进去?”明楼发现明诚没有进来,问道。

“大哥,说笑了。”明诚知道这是要谈秘事,他是绝对不能进去的。

“那你一个人在这儿小心点。”明楼说道,末了还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虽然是beta但是你没有被标记,这儿味道这么浓重,你要是受不了可以去外面。”

明诚点头,确定明楼没有怀疑他后终于松了口气。立马走到外面,拨通了于曼丽的电话。

于曼丽带着一个小袋子停在了离俱乐部十米远的地方,等明诚出来。

“东西带来了?”明诚钻进车里问道。

“带来了。”于曼丽把东西给他,说道:“我听医生说用这个能够检测出来,不过你才一个月,我觉得这不太容易吧。”

于曼丽说的飘忽,明诚立马明白了,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

明诚回到那边的时候在大宅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坐到了门口的石凳上。一个没有被标记的beta是会受信息素影响的,他不能表露出他已经被标记的事实。

明楼出来时看到明诚坐在外面的石凳上,暖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一切显得那么安静又美好。他正欲抬手,就看到明诚睁开了眼,原本想要去抚摸明诚脸的手往后缩了一步,改放到了肩上。

“大哥。”明诚站起身喊道。

“走吧。”明楼率先往前一步,明诚紧跟而上。

“大哥,那些货物很难解决?”明诚问道。

“确实难啊,跟日本那个吉良组有关系。”明楼叹了口气说道。

“吉良组?”明诚一听就变了脸色,曼丽的父母就是死在吉良组手下的一个人身上。

“如果他们一直阻拦,那就算是吉良组,我们也要……”明楼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明诚已经懂了他的意思,低声说道:“大哥,我去一趟日本那边吧。”

“你去?”明楼朝明诚看了一眼,说道:“不用,让明台去,他正好不想念书,让他去历练历练。”

“那太危险了,随时会被发现,不能让明台去冒这个险!”明诚急切地说道。

“他身手好着呢。”明楼说道,然后看着明诚微微释放了一点信息素。

明诚闻到檀香味后,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明楼标记过他,对于他的信息素明诚是绝对的服从,明楼察觉到了明诚的变化,带点笑意说道:“阿诚啊,你先会明氏,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我送你。”明诚说道。

“不用,你先回去。”明楼干脆的拒绝。

明诚无法,只好自己开车去明氏。明楼在原地站了许久然后找了一辆出租车说道:“去明氏。”

明诚把车开到明氏后,先去自己办公室坐了一会,然后悄无声息地拐进了洗手间。挑了间隔间走了进去。

检查结果就是明诚想的那样,检验纸上浅色的记号让明诚慌了片刻,他记得很清楚,明楼只有一次是射在里面的,其他的时候都是在外面,难道就是那最后一次造成的?一次就中?

明诚黑着脸把检验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明楼看着明诚从洗手间出来后就浑浑噩噩的状态有些担心。难道说,洗手间里发生了什么?这样想着,他走到了洗手间,那里刚打扫过,很干净,他推开一扇门,很快就看到垃圾桶里检验纸的包装,里面还有一张被揉皱了的检验纸。

明楼捡起那张纸,顿时就变了脸色。上面的记号他当然是懂得,阿城这事怀孕了?一想到这儿,明楼就快步往外走去,路上的人看到黑着脸的明楼纷纷让路,生怕他迁怒自己。

“阿诚,来我办公室!”明楼推开明诚办公室的门,强硬地说道。

正在惶惶不安的明诚一听明楼的声音就知道不好,他站起来,跟在明楼背后,浓重的檀香味压得他想要跪倒。

“砰!”明楼几乎是用摔的把门关上,明诚低着头站在办工作桌前。

啪!一张纸被扔在明诚面前,明楼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声音冰冷道:”哪个野男人的种?“

明诚被明楼强势的檀香味弄得跪倒在了地上,恐惧漫上心头,他知道了,他全都知道了。

---------------------------

野男人就是你啊,明·播种·楼→_→

野男人只是我的恶趣味,我就是冲着这三个字开的这个坑,我这儿怎么有个眼镜片???

 
评论(44)
热度(284)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