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衔杨花入窠里8(楼诚,ABO)

明楼看着明诚越发苍白的脸,心中怒气更甚,几步走到明诚面前,丝毫不掩盖身上的檀香味。明诚吃力的抬起头,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近明楼,他颤抖着双唇低声道:“大哥。”

明楼还是心疼的,那一声大哥喊得他心都揪了起来,怀孕算什么!阿诚身体才是最要紧的!明楼收了信息素,空气中的檀香味渐渐散去,明诚脸色好了点,明楼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大哥,我……”明诚此时就算是再想隐瞒也瞒不住了,他斟酌着想着用什么样的措辞能够不激怒明楼。

“阿诚,你的孩子……”明楼尽管心中有猜测,可还是希望明诚能够亲口告诉他。

明诚低下了头,他恐慌,害怕明楼会在知道真相那一刹那离他而去,他可以不要这个孩子但是他不想失去明楼,就算不能在一起也罢,只能跟在他旁边也罢,一辈子兄弟也没关系。

明楼等了一会没有等到明诚的答复,这在他看来显然成了不愿意提起孩子父亲是谁,如果真的是他的,那阿诚为什么不愿意说,这孩子看来不是他的了。

“我知道了。”明楼沉下声说道。

明诚惊恐地抬头,他知道了?知道什么了?知道孩子是他的?知道自己是个omega了?但是看着明楼的表情,冷的犹如千年寒冰,明诚不敢再去看了,他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孩子,打算让他走?

明楼伸出了手揉了揉明诚的头发,低叹道:“你终究还是我的弟弟啊。”

明诚因为这句话瞬间白了脸色,一旁的明楼自然是心疼起来,顺便在心底狠狠的诅咒了一遍那个只会播种不会照顾人的种马男。

“大哥,我先出去了。”明诚低声道,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现在只想尽快的离开明楼身边。

“恩,明天开始你就在家好好休养吧。”明楼想着既然怀孕了就要好好照顾,到时候生下了就是明家的孩子了!待会回去阿香炖点补汤喝!此时明楼已经忘记了孩子的另一个父亲,不过在他看来那人并不重要。

明诚听到这话心有些冷,他才刚怀上,别说别人看不出来,就连他自己也看不到,除了会偶尔觉得累一点外,没有其他不舒适的地方。明楼这么急切的赶人,摆明了就是不想再让明诚插手明家事物了。这意味着什么?明诚心中明白,点了点头就往外走。

明楼看着明诚走出的背影,心中一片苦涩,原先以为明诚一个beta怀了他自己的孩子还很高兴,话虽然重了点,但还是希望明诚能够亲口告诉他的,可现在一看,完全不。beta怀孕难他也不是不知道,如果那次真的是明诚那也只有一次发情而已,要是beta能这么简单就怀孕了,也不会出现人人都要omega的情况了。

明诚回到明公馆,看到明镜正在看书,看到他进来后有些惊讶的问道:“阿诚?你怎么回来了?脸色这么差?”

“大姐。”明诚努力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身体有点不舒服,大哥要我先回来。”

明镜一听就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懂得好好珍惜自己身体,工作是很重要,可是在怎么重要也比不过自己身体啊!”

“是。”明诚应道:“大姐,我先回去休息了。”

“去吧去吧,我让阿香煮点补汤给你。”明镜说着就往厨房走。

“谢谢大姐。”明诚说道,眼眶微红,他赶紧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明诚就看到放在茶几上的四人照,他看着照片里的明楼许久,眼泪还是没有忍住留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明诚看了一会照片,擦干眼泪,又照了照镜子,确定不会有什么痕迹后这才闭眼休息。

“阿诚哥?”门外阿香敲门道。
“进来。”明诚从床上坐起来。

“阿诚哥,这汤你快趁热喝。”阿香端着一小盅补汤进来。

“放这儿吧。”明诚懒洋洋地说道,刚才不休息还好,一休息过就觉得浑身疲惫,连动根手指头都不想。

“行,那我先放这儿,待会过来拿。阿诚哥你要注意身体啊。”阿香说道。

“我知道,你去忙吧。”

等阿香走后,明诚又在床上躺了一分钟,感觉再不起来人真的要变懒了。他伸出手把补汤喝了,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人联系他。按以往的情况,他消失个五分钟都会有电话响起,而现在,大概是明楼真的把他在明氏的权利剔除了吧。

这么一想明诚又有些懊恼,想着为什么当时就不把检验纸毁掉呢,居然傻到扔垃圾桶里!明诚心里暗自苦恼,越想越烦,索性就什么都不管,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等明楼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明诚也不好一直躺着,走下楼看到那人就坐在沙发上跟明台聊天,讲的还是明台去什么学校合适。

明诚先前也有看过这些学校的资料,他走到沙发边,看到明楼抬头看自己,楞了一下后,假装不经意间说道:“这家学校还是不错的。”

明楼看了一眼明诚指的那家,确实不错,学校是alpha,beta,omega一体的,但是这三者之前都有高墙阻隔,十分安全。

明台也喜欢这学校,比起那些alpha,beta,omega,混合住一起的要好很多,也很安全。他可不喜欢随时随地都要防备omega的学校。

明镜看到他们三个人都在讨论学校就笑了开来,这才对嘛!

阿香已经端上了饭菜,明台确定好学校后就乖乖坐在椅子上了,明诚站起身,明楼就伸手微微扶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小心身体。”

明诚僵硬了一秒,想说我这才一个月,小心什么啊!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这也不好跟大姐交代。

明楼甚是小心地照看着明诚,这一幕自然是落入明镜跟明台严重,明台笑得得意,明镜则是一副如临大敌般,警惕地看着明诚。

“阿诚,说实话,你身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明镜委婉道。

“大姐,他没事,就是最近不太舒服。”明楼连忙澄清,生怕他大姐误会明诚。

可就是这样明镜依然皱了皱眉,劝明诚道:“阿诚,有病就去治,明家这么大的产业,治你的病还是绰绰有余的!”

明诚尴尬地看了明楼一眼,明楼会意说道:“大姐,阿诚他真没事,医院都检查过了,就是最近太累了,我准备放他几天假。”

明镜听后终于松了口气说道:“你这孩子,真是吓死我了。”

明诚连忙赔罪,明镜又哪里会去计较这些,安抚明诚要好好休息就不再提此事。

一顿饭下来,明诚吃的尴尬,每当他想去夹一些菜的时候,明楼就会用不赞同的眼神看他,他只能喝着面前的补汤,明楼时刻注意着明诚,这饭也没怎么吃,只有明台一个人,吃的乐呵,完了还赞叹了一句阿香做的饭真是越来越好吃了。

明诚吃完饭就要回自己房间,明楼用眼神示意他去书房,明诚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去了,心中疑惑明楼喊他去书房说做什么。

-------------------------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地把话说开,少脑补几分吗?大哥不是我说你,人阿诚是想跟你坦白了,结果你来一句我知道了,你知道啥了啊?还有阿诚,你就不能豁出去一把,告诉大哥你是个omega啊!!!为什么大哥你坚信阿诚是个beta呢???

实在是不懂你们的脑回路【。

 
评论(51)
热度(245)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