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莫凭栏3(楼诚,黑道ABO)

明诚开始着手查于曼丽,但是于曼丽的资料上写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妥。他拿着那份资料递给明楼。

明楼拿着资料看了一眼说道:“叫那边的人去查。”

明诚低声应下,明楼拿起身边的一个盒子递过去。

“什么东西?”明诚并没有接,而是疑惑地看着明楼。

“打开看看。”明楼带着笑说道:“先前的那条项链,给你的报酬。”

“什么报酬,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明诚接过,修长的手指翻动,解开了盒子上花哨的蝴蝶结,打开一看,愣住了。

“怎么样,喜欢吗?”明楼问道。

“表?我又不是明台,看到表就走不动路。”明诚拿起那块表仔细打量了一番,做工考究,十分精致,再一看表的牌子,他变了脸色说道:“这么贵。”

“限量款,专门给你订的。”明楼说道。

明诚把表放回盒子说道:“拿回去,我不要。”

明楼一脸无奈道:“送你了哪有不要的道理,拿着。”

明诚看到明楼眼中坚定,只好收下,说道:“下次别买这么贵的。”

“你这是要给我省钱?”明楼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省的是明家的钱。”明诚不习惯明楼突然间温柔又低沉的声音,微微提高了几个音调说道。

明楼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明诚,明诚抓紧了盒子说道:“我先出去了。”

“等等。”明楼喊道。

明诚停下脚步背对明楼,示意明楼赶紧说。

“明天你就去那边吧。”明楼说道:“记得带全东西。”

明诚僵硬了身体说道:“我知道。”

明诚的发情期就在这几天,他们为了不让明家人有所怀疑,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那房子也不仅仅是发情期用,里面还放着一些重要资料。

“明楼跟明诚两个人去了安井小区的房子里,看他们走的方向应该是b栋。”男人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说道。

“我知道了。”汪芙蕖搁下电话,叫人去查安井小区b栋的住户资料。

明楼嘴角勾笑,带着明诚进了房间。

发情期前的时间明诚身体就开始不舒服,第三天的时候明诚就躺在床上难受的翻滚。明楼推开门看到明诚皱着眉,抱着被子打滚,几步走进去,喊道:“阿诚?”

“大哥……”平日里清朗的声音在此时变得沙哑低沉,夹杂着一丝委屈让明楼心头一颤。

明楼靠到床边,揽起明诚。明诚是穿着宽大的睡衣,这一动作间睡衣微微往下滑了几分,露出明诚白皙的肩膀。

明楼眼色微沉,明诚身体一向都很白,以前带着他训练的时候太阳底下暴晒也只把人晒黑了一点,过不了几天就白回来了。估计是omega体质的原因,晒不黑。

明诚被明楼抱在怀里,感受着明楼的信息素,身体难耐的扭动着,他无法抗拒明楼的味道。

“大哥。”明诚轻声喊道。

明楼伸手把明诚脖颈后面的头发拨开,对着那个腺体就舔了下去。情色的磨弄着那一点,明诚眼眶湿润,被明楼舔弄地软了身子,整个人都缩在明楼怀里。

“呜~”明诚小声叫着,犹如一只可爱得幼兽,明楼陡然间心跳加速,眼中发狠,一口咬上了明诚的腺体。

“大哥,疼。”明诚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看到明楼面无表情的样子后,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大半。

“大哥,我……”明诚急急忙忙地解释,刚才他不知怎么的居然沉醉于明楼带给他的快感,明楼怎么说也是他哥哥,他居然沉醉他的怀中,实在是不应该。

明楼坐起身,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可以了。”明诚说道,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体还是控制不住要往下倒。明楼扶住明诚说道:“你躺一会,我先出去。”

明诚点点头,看着明楼快步关门离去,他伸手摸了摸后面的腺体,明楼刚才给他暂时标记了,这次发情期也算是熬过了,但是他刚才那样子沉迷,明楼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淫荡不堪的人?

明诚已经混乱了,想得越来越离谱,明楼也是迟迟没有再进来,他不安的从床上坐起来。

明楼是狼狈的逃离明诚,他万万没想到帮明诚暂时标记居然弄得自己也有了反应,他不知道明诚有没有感受到,但那个时候靠的那么近,他实在是忍不住多想。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凉水扑面而来,明楼静静地在水里站了很久,直到身体那股邪火渐渐消失这才穿上衣服往卧室走。

推开门扑鼻而来的是两种信息素交缠在一起的味道,明楼看到明诚愣愣的坐在床上,听到动静后僵硬着脖子转过来。

“阿诚……”明楼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大哥,对不起。”明诚开口说道。

“什么?”明楼一片茫然,不是应该他道歉吗?

“刚才的事情……大哥忘了吧。”明诚低下了头,小声说道。

明楼原本是不知道要怎么跟明诚解释他会突然勃起的,但是现在听到明诚的话,他如释重负,点点头说道:“没事。”

明诚有些失望明楼说出口的话,果然,大哥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明楼拿了消除信息素味道的药剂,仔细替明诚掩盖好,确定他身上的味道都被遮住后这才放心的离开。

明诚躺在床上,天花板上是装饰精美的吊灯,他慢慢闭了眼,大哥就大哥吧。

 
评论(9)
热度(170)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