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隔壁邻居有点胖2(楼诚,灵异向)

第二天明诚起床的时候,看到昨晚明楼在墙上画的笔迹淡了很多,赶紧爬起来就去敲明楼的房门。

依旧是三下,明楼衣着整齐的走了出来,看到穿着睡衣的明诚说道:“你先去把衣服换了,我待会过来。”

明诚看了看明楼一身三件套,又看了一眼自己浅灰色的睡衣,面无表情回了自己房间,心中暗自懊恼,怎么就不换衣服的出去了呢!形象啊!

快速换好衣服,洗漱一番,明楼就敲开了明诚家的大门,明诚正在准备早饭,看到明楼问了一句:“你吃早饭了么?”

明楼点了点头,明诚心中纳闷,自己起得也算早,难道明楼起的比他还要早?昨晚去敲门的时候明楼明显还没睡,今天早上他又早早的起来吃了早饭。关键的是他做完这些居然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待在家里。难道是在等自己过去敲门?

明诚胡思乱想着,明楼早就进了明诚的房间,在昨天做下记号的那边摸了摸。明诚紧张的盯着明楼的动作。

“喀拉。”

明诚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做了记号的怪异图案,上面的砖头已经被拔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东西。

明楼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明诚凑上去发现是一个罐子,纯白色,什么花纹也没有。

“这是什么?”明诚说着就要去拿,明楼一把抓住了明诚的手说道:“别去碰。”

明诚的手背明楼抓着,他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明楼眯了眼看向明诚。明诚下意识地别过头说道:“这墙你是怎么弄开的。”

明楼拿起地上的罐子说道:“你不用管这个。”

“好歹是我家,这破了要怎么办啊?不用钱修吗?”明诚说道,他已经没多少钱了,修这块墙不知道够不够用。

明楼沉默了一下问道:“我记得你的工资挺高的啊?怎么会不够用?”

这回轮到明诚沉默了,明楼看了明诚一眼然后把手放到了明诚的额上,明诚手被明楼抓着,现在额上又贴着明楼的另一只手,凉意传入骨髓,他闭上了眼。

“是买了房子的缘故。”明楼把手放下,肯定道。

“这你都知道?”明诚惊讶的睁开眼:“现在的神棍想不到还挺厉害的啊。”

“什么神棍?”明楼皱眉。

“你不是神棍么?”明诚反问。

“不是。”明楼认真的摇头。

“那你是什么?”明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没有感觉出来?”明楼疑惑,然后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明诚说道:“我不是人类。”

“什,什么?”明诚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他努力抬起头,迫使自己正对明楼问道:“那你是什么?”

“鬼。”明楼毫不掩饰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明诚突然就暴怒起来,站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一旁的罐子,那罐子倒下,盖子也掉了下来。

一团黑色的东西缓缓飘出。

“这是什么?你的同类?”明诚惊恐道。

“这种下九流的东西怎么能与我相提并论。”明楼不屑道,伸出手一下子就抓住了那团黑影。

黑影挣扎着发出尖锐的叫声,明诚有一瞬间的晃神,明楼一只手贴上了明诚的额头,凉意使明诚清醒,他看着那团挣扎的黑影发出各种诡异的歌声。

“就是它在唱歌?”明诚问道。

“恩,长时间的听着可以迷惑人的心智。”明楼说着,手中力道加紧,那鬼挣扎了片刻后就化作一团青烟散去。

“它走了?”明诚小心地问道。

“走了。”明楼捡起地上的罐子就往外走。

“等等。”明诚一把拉住了明楼的衣袖问道:“你说你是鬼?”

明楼点头问道:“你还是不相信?”

“当然!”明诚盯着明楼,好像这样盯着就能看穿对方一样。

明楼微微低下头极轻地问道:“你想看看我的原形么?”

“你的原形?”明诚重复了一遍:“是什么样子的?”

明楼不说话,外面明亮的天空似乎一下子就暗了起来,明诚看到他房间的窗帘翻飞,但是并没有风吹来,楼下不知道是谁家的狗开始狂叫,叫道最后已经沙哑,仿佛是带了一点撕心裂肺的感觉。

明诚看着明楼渐渐化为虚影,然后整个房间就暗了下来,黑暗中,一个庞大的黑影笼罩在明诚上方,明诚看到那团黑影中有一个人影,穿着白色的长袍,长发披肩,身上全是血淋淋的伤口,那血似乎还在往外流,浸透了整件白衣,抬起的双手上是一片焦灰。明诚往后退了几步,说道:“好惨。”

“这不算什么。只要能寻到他,再多的痛我也能承受。”明楼说着,一瞬间又变回了衣冠楚楚的模样,外面天色渐渐亮起来。

明诚看到外面已经回到白天了,面前的明楼也恢复了衣冠楚楚的模样,问道:“你一个鬼就没有被抓走吗?”

明楼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块木牌子说道:“只要有这块地王令在,没有人敢抓我回去。”

明诚往前凑了凑,看到那块令牌上刻着奇怪的图案,说道:“你给我说了这些,就不怕我找人告发你么?”

“区区人类……”明楼没有说完话,明诚已经懂他的意思了。

“你一个鬼来我们公司做什么?”明诚终于问到了关键点。

“更简便的找人。”明楼简单回答道。

“那找到了么?”

“快了。”明楼说完就带着罐子走了,明诚走出去看到他煮的白粥已经好了。

吃完早饭,明诚突然想到他那面已经破了的墙,从房间出去看到隔壁门已经关紧了。算了,等到公司再跟他说吧。

开车出去的时候明诚看了一下时间,距离规定的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就算现在飙车过去也来不及了。

迟到又要扣工资了!明诚摸了摸肚子,那碗跟白水差不多的粥完全不管饱啊!再这样下去他估计会饿疯啊!

走到办公室,明诚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有几个塑料袋,打开一看,是热气腾腾地包子还有豆浆。
“是谁就买的?”明诚拎着袋子往外走了一圈问道。

结果人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奇怪,难道包子跟豆浆还自己长腿跑我桌上来了?”明诚说着,拿起一个包子就吃了起来。不管这包子跟豆浆是怎么来的,先填饱肚子再说。

刚才因为迟到而不爽的心情,就因为这几个包子跟豆浆就好了起来。

明楼闭着眼收回自己的一分意识,勾唇一笑。

 
评论(10)
热度(147)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