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啊2(楼诚)

此时的明诚并没有发病,他往旁边侧了侧示意明楼跟王天风先走。但是明楼不让,他似乎格外记仇,指着明诚说道:“你个小人!”

明诚一愣,随即想到了之前自己病发跟明楼有过来往,估计明楼这是对上他了。明诚想了想说道:“是的。”

明楼有些诧异,似乎没有想到明诚会应得这么爽快,在后面补充了一句道:“我的绝世武功秘籍不会给你的。”

明诚面瘫着脸点头道:“是,大侠,我不跟你抢秘籍。”

明楼断定这个人是一个神经病!

后面的王天风不甘被忽视,挤开明楼,瞪着明诚说道:“让你写的论文写完了吗?”

“写了,还没写完。”明诚答道。

“那你还在这儿晃什么?还不快去写?”王天风训斥道。

“没有灵感,出来找找。”明诚看向王天风,说得诚恳。

“找完赶紧回去。”王天风说道。

明诚点了点头,在明楼跟王天风的注视下,先一步走下了楼梯。

王天风看着明诚离开的背影转头看向明楼说道:“这人好奇怪。”

“恩,他有病。”明楼说着往楼下走。

王天风点了点头,觉得明楼说的十分有道理。

楼下是就诊大厅,但是没几个人在,明楼穿过注射室,往后是一个小花园。

小花园此时十分热闹,一群医生围在一起。明楼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假山上站着一个人,长发如瀑,白衣飘飘,看着就像个贞子。

那贞子站在假山上,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贞子带着一股壮士殉国搬得豪情,在假山上跳了一下,然后立马蹲下,躺在假山上装死。

“快快,把人弄下来。”有医生招呼道。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走到假山旁,把人扛了下来。那贞子挣扎着喊道:“夭寿啦,强抢民女啊!!!”

那个扛着她的大汉动作僵硬了3秒,然后把人扔到了担架上,其他几个人扛起担架就往楼上病房冲。

贞子躺在担架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担架旁边的一个人悲切道:“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竟然要将我害死,我的心好痛啊!”

那人脚步快了几分,其余的几个人有点跟不上他,冲到电梯门口时,正好有人下来,他们一步冲进电梯,在电梯门缓缓合上的时候,贞子突然伸手朝着外面的人喊道:“相公!不要啊,相公奴家不要和你分开!!”

电梯门关上,隔绝了那贞子凄厉的哭喊声。明楼掏了掏耳朵,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

王天风也跟着坐在了旁边,两个人并排坐着,看上去十分正经,有人走过去,站在明楼前面说道:“你在干嘛啊,坐着一动不动。”

王天风抢先开口道:“他这是在入定,练功呢,你懂吗?就是那个武林秘籍。”

那人点了点头说道:“他不说话啊?”

“你是不是傻?练功入定要是说话了那不就是走火入魔了吗?”王天风用一副你怎么这么傻,你是不是有病,赶紧去治疗吧的眼神看着那人。

那人摸了摸鼻子,赶紧溜走。

明楼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可能是因为这个起身动作太快了,他一时间没站稳,身体摇晃了一下,王天风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大喊道:“不好了,他走火入魔了!!!”

“……”明楼阴沉着脸看向王天风,王天风轻咳一声说道:“大侠,你可有什么事吩咐小的?”

明楼一挥手说道:“跟本大侠惩奸除恶去吧!”

王天风一拍手,说道:“好嘞,大侠,我跟着您走。”

赶来的医务人员在看到明楼一脸平静的带着王天风晃悠后,松了一口气,继续该干嘛干嘛去了。

明楼带着王天风晃悠到了晚上,安静的吃了饭,躺在床上。

“咚咚咚。”

明楼睁开眼,看到窗户外有一根长棍子在敲着自己的窗户。他下床走过去,看到棍子上夹着一张纸条,抖开来看了一眼后,把纸条扔到了茶杯里,在水里浸了浸,扔进了垃圾桶。

现在很安静,这么晚了,病人都已经睡着,就算有睡不着的,也都被喂了安眠药。明楼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一间房间前,他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很杂乱,里面放着一些旧东西。明楼熟练的走到墙角,移开那张缺脚的桌子,几块水泥砖露了出来。

他伸手把砖拿掉,然后走了下去。

那只是一截很短的楼梯,明楼抬手就能摸到那张缺脚的桌子,他把桌子拖到洞口遮住,这才安心的往前走。

这是一条隧道,里面没有灯,明楼却很是熟悉的走了几步,然后一个拐弯,消失了。


“起床了!”小护士一边喊一边推开门,明楼在床上翻了个身不理她。

小护士昨日已经领教过了明楼的本事,立马说道:“大侠,该洗漱了。”

“本王今日不去早朝。”明楼窝在被子里说道。

小护士面部僵硬了一下说道:“王爷,不去早朝也应该起来洗漱了。”

“你是王爷还是我是王爷?”明楼不高兴的掀开了被子。

小护士默默地转头去看后面的于曼丽。

于曼丽叹了口气,上前说道:“王爷,今日御膳房的人送了点心过来,是往日您最爱吃的那种。”

明楼一听,立马不困了,他坐起来说道:“哪儿呢?”

“王爷先洗漱一番,我马上把东西拿过来。”于曼丽说道,小护士利落地跑出去端点心。

明楼磨蹭着洗漱一番后,小护士就端着点心进来了。

明楼瞥了一眼那盘点心说道:“这什么点心?”

“是上品杏仁红豆糕。”小护士看着那盘饼干说道。

“放肆!这就是一盘饼干,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明楼站起身瞪着小护士说道:“你当我傻的吗?”

小护士内心吐槽了一百遍您就是傻的之后,说道:“王爷好眼力,这是最新研制的跟饼干长得差不多的杏仁红豆糕。”

明楼听罢,将信将疑的咬了一口。转头看到小护士盯着自己,于是说道:“你叫什么?”

“我叫阿香啊。”阿香小护士震惊了,她都照顾明楼好久了,居然还没有被记住名字。

“恩,下去领赏吧。”明楼一挥手,于曼丽带着阿香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隔壁传来王天风的咆哮声。他咬了一口饼干,走出了病房,目标明确地朝着放报纸的那个公用书架走过去。

上面放着一份最新一期的报纸,明楼伸出手去拿,但是有只手比他更快一步,拿走了报纸。明楼看了一眼旁边的人,那人也看着他。

明楼不说话,那人也不说话,然后沉默了几分钟后,那人一拱手说道:“你知不知道明天地球就要毁灭了?”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大哥

 
评论(13)
热度(116)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