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啊14(楼诚)

俱乐部的深处并不像外头那样吵嚷,明楼跟在女人身后,走到了目标在的地方。

目标的房间外还站了20个保镖,黑压压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明楼。明楼笑着跟一个保镖打招呼道:“这位大哥,汪先生在吗?”

保镖不理他,明楼也不在意,继续温和的问道:“我想见一见汪先生。”

“先生不见人。”保镖冷冷的说道。

“能不能麻烦您进去跟汪先生说一下?”

“说了不见就是不见,快滚!”保镖说着用力推了一把明楼,明楼顺势往后退了几步说道:“对,对不起,我,我先走了。”

明楼一副害怕的样子赶紧折了回去。明楼一边往回走,一边四处打量,他知道目标近期都会在这里呆着,所以要摸清楚这里的地形。

明楼一边走,一边以脚步衡量到目标所在房间的距离,计算哪里才是最合适的射击点还有哪里是最合适的撤退点。

“明楼师兄。”

明楼猛地抬头看到他面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明楼记得她,这人是他在念书的时候遇到过的一位学妹。这位学妹对他颇有好感,在学校的时候就毫不掩饰的追过他,甚至当着全校那么多人的面放出话说这辈子非明楼不嫁。

“师兄忘记我了吗?”那人问道,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怎么会,曼春,我不会忘记你。”明楼说道,往前走了几步,真诚地看着汪曼春。

汪曼春脸上带了一抹娇红,羞涩的看了明楼一眼说道:“师兄,你在这儿干什么啊?”

“陪一个人过来吃饭,吃的有点多了,所以来这儿散散步。”明楼脸色不变地说道。

“师兄最近在做什么?”汪曼春亲切的挽住了明楼的手问道。

“还是老样子,跟着人跑跑生意。”明楼说道,看到汪曼春微微变了脸色说道:“曼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师兄,我替你不值啊。”汪曼春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师兄,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多么优秀的人,怎么突然就跟着人跑跑生意了?以师兄你的本事,本来可以有一个更好的工作的。何必跟在别人后面跑腿。”

“曼春,出来做事总是会有不顺心的时候。”明楼假意安慰道。

“师兄,你要不要跟我叔父做事?我可以跟我叔父说,这样子,你也不用这么累了。”汪曼春忧心地替明楼谋划。

“不,曼春,身为一个男人,要自力更生,创造出自己的事业。”明楼说的慷慨激昂。

汪曼春心中对明楼的钦佩更甚,说道:“师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若是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

“放心,曼春。我记住了。”明楼说道,状似随意的问了汪曼春一句道:“曼春,你怎么在这儿?”

“我陪我叔父过来。”汪曼春说道:“师兄,你要不要拜见一下我叔父?”

“不不,曼春,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合适。改日,等改日我亲自前来拜访你叔父。”明楼连忙回绝。

汪曼春有些失望拉着明楼又说了几句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人。明楼走出俱乐部,不禁想到原来汪曼春跟他的目标还有亲戚关系,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不过,既然有了这一层,那么暗杀目标那就更加容易了。

明楼回到地道,换上病服,医院里仍旧静悄悄的。他首先去看了一眼明诚的房间,发现他安安静静的睡在床上后,这才安心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或许明天,可以找他帮帮忙。


明诚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就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怒气冲冲地走到了明楼房间,不顾于曼丽跟阿香诧异的目光,将两个人轰了出去,然后关上房门,并且上了锁。

明楼看着明诚的动作笑道:“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你还有脸说!昨晚为什么打晕我?”明诚走到桌边质问道。

“阿诚,你别激动。”明楼随意的拿起一块饼干说道:“来,吃块饼干去去火。”

“你自己吃吧,我吃不下。”明诚看着那块送到嘴边的饼干,扭过了头。

明楼叹了口气放下饼干说道:“阿诚,我是有事要拜托你的。”

“什么事?”明诚关切的问道。

“我这次的任务,有点难,我想今天白天出去一趟。”明楼低声对明诚说道。

“你疯了?这医院查得这么严!”明诚看了一圈四周,低声说道:“虽然我是管医院的,但是这个医院的实权还是在我大姐手上,你一个精神病人出去,那这医院以后还怎么开的下去?”

“所以我来找你想办法。”明楼说道。

“没门,窗也没有!”明诚一口否决明楼的想法。

“阿诚……”明楼压低了嗓音喊道。

“诱惑我也没办法。”明诚坚定自己的立场。

“那好吧。”明楼说道,叹了口气就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

“你放弃了?”明诚狐疑道。

“当然。”明楼看着明诚松了口气,立马补充后面半句:“不可能。”

“要是出了事要怎么办?”明诚站起身问道。

“我保证不会出事。”明楼肯定道。

“你要去见谁?”明诚问道。

明楼犹豫了一会坦白道:“去见我学妹。”

“做梦吧你。”明诚愤怒地摔门离开。

做梦的明楼赶紧跟上去把明诚拉回来,利落的关上门说道:“我这次要暗杀的目标就是学妹的叔父。”

“哼。”明诚别过头。

“我跟她没什么的。”明楼保证。

“关我什么事。”明诚瞥了明楼一眼。

“好阿诚,你就帮帮我,我在这个医院,只能相信你了。”明楼说道。

明诚看了明楼一会说道:“你可以出去,但是我有条件。”

“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明楼连忙保证。

“你跟我说说王天风跟明台是怎么回事。”明诚好奇他两的关系很久了。

“就这样?”明楼问道。

“就这样。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用心险恶?”明诚冷笑。

“不不不。”明楼连忙摇头,说道:“我对他们两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听说王天风以前是明台的老师,明台喜欢王天风,到后来甚至是下药跟王天风上了床。”

“不会吧,没看出来明台这么猛啊。”明诚小声嘀咕。

“明台猛不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王天风是个纯1。”明楼说道。

“你的意思是,明台下药被王天风上了?”明诚震惊了。

“很有可能。”明楼严肃地说道。

“王天风接受不了所以就来了精神病院装精神病人?”明诚疑惑道:“我记得我看过王天风的病历本,他确实是有精神病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明楼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明诚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明楼一把拉住人狠狠地亲了一口才放开,明诚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走出了病房。

----------------------

天台大法好【。

 
评论(8)
热度(77)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