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啊20(楼诚)

这张内含一点天台,以及里面有个炸雷,就是我把程锦云变性了,弄成了程缙云,喜欢程锦云的就别点进来了,省的你不爽我也膈应。

---------------------

明台从娱乐城兴致勃勃回来的时候,看到一群人都堵在一个病房门口,梁仲春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王天风趴在窗户上,强势的挤开了明诚,独自一人霸占了窗户。明台走过去伸出手指戳了戳王天风的手臂,王天风不耐烦的甩掉了明台的手,明台不死心又戳了戳。

“干什么啊你。”王天风不满的转过头,看到明台后,立马拉长了脸,然后抿着唇回了自己房间。

明台眼光微暗,看着王天风关上了房门,明诚挤过来趴在了窗边,还拉着面色难看得明楼。

“这是怎么了?”明台朝着明楼问道。

“新来的精神病,跑到重症病房去了。”明楼说道。

明台并不知道这里有着一个重症病人,一听明楼说的就感兴趣了,看着门口那些乱哄哄的人说道:“让我进去看看。”

堵住房门的都是几个大汉,他们知道明台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人侧了侧身,把明台放了进去。明台穿过移门看到一个穿病号服的女人强势的站在角落边上,一个穿西服的男人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啊这是,那男的就是病人?”明台那胳膊推了推一旁看戏的于曼丽。

“是啊。”于曼丽应道,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说道:“吃吗?”

“多谢啊。”明台接过瓜子,舒服的靠在了移门边上开始嗑瓜子。

“于医生,不用打镇静剂吗?”阿香看着眼前的景象犹豫的问道。

“没事,再看看。镇静剂可不是那么好打的。”于曼丽说道,一旁的新手小护士一脸崇拜,难道说镇静剂打的时候还需要什么特殊条件吗?于医生好厉害啊!

“毕竟那么贵。”于曼丽嗑着瓜子把后面半句话补充完。

小护士沉默了一会,决定去找个角落蹲着。阿香同情地看了一眼小护士,从于曼丽手中拿过几粒瓜子说道:“嗑会瓜子吧。”

小护士捏着阿香递给她的瓜子,悲愤的蹲到了角落装隐形人。

“我是不会屈从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凄惨的喊声,唬的门口闲逛的明诚脚步一顿,他看了看明楼,低声说道:“这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明楼点头。

“这里面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恶魔啊!”明诚感叹道,明楼见状,立马说道:“所以你跟我回去吧。”

“不要,我还要看戏呢。”明诚一口回绝。

明楼只好跟在明诚身边,生怕他一时冲动跑进重症病房。

西装男人本就是一副斯文模样,细皮嫩肉的,现在被逼到角落,身上的外套不知道被丢到哪里了,白色的衬衫被拉开,露出里面肌肤,怎么看,怎么像是被人调戏过的样子。

朱徽茵可不管别人的想法,往角落走了几步,男人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怯怯的看着对方。

“我就喜欢你这要哭不哭,委屈的小模样。”朱徽茵兴致极高的说到。

明台觉得这台词有点不对劲,戳了戳一旁的于曼丽问道:“这个人是怎么被弄进来的啊?”

于曼丽皱着眉认真思考了几秒说道:“好像是当街猥亵漂亮小男生,然后被人送到了警察局,一审才发现什么话都说不通,兜兜转转送到精神病那儿一检查说是有病就送过来了,她们家里挺有钱,这个病房里面的移门就是他们家自己装上去的,说是为了防止她逃出去。本来这么严重的病人我们也是不会收的,就是因为他们单独给朱徽茵做的隔离工作好,所以我们就收了。”

明台在内心默默吐槽:难道不是因为钱吗?

“求你放了我吧。”男人楚楚可怜到,红通通眼睛看着就像一只可怜的小兔子。

朱徽茵看他这样子,更加来劲了,上前一步就去扒那人的裤子,男人小声啜泣着,不停的反抗挣扎,但是朱徽茵可是扒裤子老手,一把将裤子扯了下去,露出两条白白的长腿,已经那条画着熊宝宝脸的粉色内裤。

明台呆滞了一秒喃喃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世风日下啊。”阿香感叹道。

只剩下粉色熊宝宝内裤的男人整个人红的似乎犹如被煮熟的虾子一般,委屈的发出嘤嘤嘤声。

“有点可怜啊。”于曼丽说道。

“等等,我怎么觉得这个男的没病啊。”明台打量了那男人片刻说道。

“症状很轻,不过我们根据送他来的人办事的。”于曼丽瞥了那人一眼,从一旁的小推车上拿起一支准备好的镇静剂,给朱徽茵来了一针,朱徽茵安静了,大家也都退了出去,独留下那个缩在角落的男人。

“他的家人也太过分了吧。”明台忍不住抱怨道。

“你懂什么?这人可是一个白莲花小三,各种哭弱各种使计,不停地给原配少爷下绊子,就指望着一飞冲天呢,结果事情败露,谁也不要他,就送我们这儿来了。”于曼丽简单的朝明台解释了一下。

明台又看了一眼那人,这次因为于曼丽的话,他看着那缩在角落的男人顿时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人都缩到角落了,眼睛还是不停地转悠,他似乎是察觉到了明台的视线,含羞带怯的朝明台抛了个媚眼,明台顿时起了鸡皮疙瘩,连连后退,最后冲到了王天风门口,也不管王天风愿不愿意理他,一把拉开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就听到王天风愤怒地骂声。

于曼丽叫人把那男人拖出来,在经过男人旁边时,看到那人怨毒的瞪了于曼丽一眼,于曼丽顿时就笑了,蹲下身朝着那人说道:“程缙云是吧,我会好好记住你的。”

大汉把程缙云拖到了他自己的病房,门还没来得及关,明诚就急哄哄的跑了进去,当然,还拉着明楼一起。

被困在床上的程缙云虚弱的看了一眼明诚,用他红肿的双眼,朝着明诚眨了眨,然后眼角流出一滴泪。

明诚顿时觉得这人好可怜,好可怜啊。明楼瞥了一眼床上的人,暗自想道:这个人,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评论(5)
热度(62)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