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捉妖记 七

第二天萧景琰理所当然的没有理蔺晨,早早起来就进了宫,待到中午的时候有公公过来宣旨,皇七子封为五珠亲王,府内一切用具皆按照五珠亲王调整。

一时间府内上下就如同过年般热闹了起来,蔺晨倚在自己房间门口,远远地看到那些仆从进进出出,忙来忙去,他不由得感叹,梁帝真是下了好大一盘棋。

萧景琰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仆从们欣喜地守在门口,列战英首当其冲,看到萧景琰来了,立马就迎上去,恭敬行了个大礼。萧景琰倒是没有什么喜悦之情,示意列战英起来后,视线绕着那群出来迎接自己的人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蔺晨。

掩去心中那一抹失落,萧景琰,吩咐仆从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准备去校场那儿看看。

但是脚却不听使唤的走到了蔺晨呆的院子里。萧景琰踌躇了一会,想到昨晚自己竟然就这么在外面睡了过去变羞愧万分。他是行军打仗之人,军人最不缺的就是体力,可昨晚就这么倒在了长廊上,这一幕蔺晨肯定是看见了。听列战英后来说,是蔺晨抱着他回了房内休息。他清楚的看到列战英说那句话时候的诡异表情,所以他默默地让列战英去校场练兵了。

“站在门口不进来?”蔺晨揣着双手倚在房间门口说道,端的一副清闲安然模样。

“昨晚,多谢你。”萧景琰硬邦邦地说道。

“举手之劳。”蔺晨带着笑意说道,几步走到萧景琰面前说道:“怎么,升了位不高兴?”

萧景琰狠狠地剜了蔺晨一眼,拂袖离去。蔺晨捻了手指略略一算,随即大笑道:“萧景琰啊萧景琰,我真是没想到。”

估计是因为声音太大,萧景琰脚步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蔺晨大声说道:“蔺先生,可有兴趣与我一同前往校场?”

蔺晨几步飘至萧景琰面前,颇为暧昧的说道:“景琰相邀,自是愿意。”

萧景琰的耳朵红了起来,蔺晨内心憋笑,面上却是一脸的淡然。

到了校场,列战英急忙迎了过来,视线在萧景琰跟蔺晨身上游移了片刻说道:“殿下,校场发生了一件怪事。”

“什么事?”萧景琰问道,看了一眼正在操练的士兵们,个个都精神饱满,兴致盎然,怎么看都不像是出事的样子。

“殿下请随我来。”列战英说者,视线忍不住又飘到了蔺晨身上。

萧景琰连忙说道:“先生是自己人,不必拘礼。”

列战英点点头,带着萧景琰往一旁的帐篷走。

校场内的人多是驻扎在这里的,白色的帐篷连成一排,萧景琰跟着列战英走进了一个帐篷,里面围着几个人,他认识,是几个军医。

“这是怎么了?”萧景琰上前一步说道,视线触及到躺着的那人后,立马就往后退了几步,饶是他这样久经沙场的人,看到这个画面还是觉得残忍。

也不知道是谁的干的,躺着的士兵还很年轻,但是身上却是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咬痕,每个咬痕都很小,血珠流出来,密密麻麻红艳艳的一大片,脸上的半块肉被咬走了,军医们检测出是被野兽啃咬而造成。

蔺晨本来是没有看到这个景象的,萧景琰往后退了几步,他看对方神色不对劲,立马上前一步,看到这景象时,双眼猛地一缩,这绝对不是普通野兽咬伤而成。这是校场,不是什么野外山林,哪里来的野兽?更何况,野兽咬人想来都是大块大块,毫不顾忌的,若是看到人四分五裂哪还有可能说是遇上了野兽,这人全身完好,半点都不像是被野兽咬的。

“先生可是知道了这是何物咬伤而成的?”萧景琰看到蔺晨的脸色不好,问道。

“是猰貐。”蔺晨低声说道。

萧景琰一愣问道:“猰貐是什么?”

“曾是烛龙的儿子,本是一个天神,后来迷失本性堕入妖界,人面龙身,大小和狸一样。”蔺晨说着走到了帐篷外,萧景琰见状紧跟而上。

“如果猰貐在的话,校场这边很危险。”蔺晨看着萧景琰说道。

萧景琰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整齐操练的士兵说道:“有除掉他,或者赶走他的办法吗?”

蔺晨沉默了一会说道:“曾经尧帝命羿将之除掉,羿费九牛二虎之力又借其余诸神之手才将他斩于柜山上。”

萧景琰一听到要联合诸神之力就变了脸色,听到蔺晨说把猰貐斩于柜山上后问道:“那他是死了?怎么会又活过来?”

“怕是有什么凶兽在暗中助他吧。”蔺晨说的很犹豫:“我没有把握将他砍杀。”

萧景琰一听,顿时泄了气,低声喃喃道:“就算是我能让众人撤离,可谁能保证猰貐不会出来危害平民百姓?此妖物一出,必定是让整个金陵惶惶不安。”

蔺晨叹了口气说道:“我等凡人,哪有那么大本事去跟这样的凶兽对抗。”

“回去吧。”萧景琰说道。

蔺晨看着萧景琰失魂落魄的背影,暗自握拳。

那个士兵不到夜里就断了气,军医对外谎称是误食毒果而亡,可又有多少人会信呢?萧景琰站在校场中央,感受到四面凉风袭来,突然间,体内的妖力窜动,萧景琰跪倒在地上,感受到有一股强劲的风朝自己袭来,他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手中藤蔓缠绕的长剑挥起,落下。

没有刺到那东西。

萧景琰刹那间变红了眼,血红的双眼隐约能看到劲风中有个奇怪的东西朝自己奔来。萧景琰闭了眼控制自己体内的妖力,四周的树林受到了萧景琰妖力的影响,树枝疯狂的伸张出来,将萧景琰紧紧护在里面。

那劲风中的东西突然就现了形,黑夜中萧景琰看到那个东西长得就像是白天蔺晨说的那样,人面龙身,虎爪。

是猰貐。

萧景琰借助藤蔓往后退了几步,猰貐尖利的爪子朝着地上不耐烦的刨了刨,张开嘴的獠牙仿佛下一秒就会把萧景琰吞食。

猰貐看着眼前弱小的凡人,有些烦躁。他是前几天刚刚苏醒,沉睡了上千年,在柜山被狸力刨了出来,然后穷奇就找到了他。

当年被羿杀死于柜山脚下,他尚留有一口怨气,本来是没想过重见天日的,可这狸力把他刨出来,穷奇又费了大劲把他救活,目标直指人间,说是要饮下这位名叫萧景琰的凡人血,吃尽他的骨肉。猰貐不明白,这萧景琰普普通通,身上的妖力也是薄弱的很,斩斩那些小妖倒还行,其余的还不如那个跟他同行的男子。他向来不受束缚,只是这次被穷奇救活,报答他的救命之恩罢了。

想到这儿,猰貐又忍不住埋怨那狸力,没事乱刨个什么劲,打扰他的睡眠,说实话,他是不想再管这人间事了。赶紧捉了这人回去交差,然后会自己的山头睡觉去。

萧景琰不知道这猰貐心中所想,只是举着长剑,气势汹汹的对着猰貐。

猰貐将狸力狠狠地抱怨了一通后,一跃而起,疾风般掠向萧景琰。四周护着萧景琰的树木被猰貐强大的凶煞之气镇地纷纷掉落,萧景琰只觉得眼前一闪,自己整个人变悬在高空,腰上缠着一条藤蔓。

猰貐看了一眼被藤蔓抓着浮在半空的人,一个跳跃,将藤蔓咬断。

不好吃。猰貐如此想着,抬爪将掉落下来的萧景琰接住,一个不小心,锋利的爪子穿透了萧景琰一边的肩膀。

猰貐看了一眼萧景琰,看到他依然还有气息,就松了口气。

“猰貐。”

低沉的声音传来,猰貐觉得有些耳熟,他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兽皮衣,背着弓的男人站在不远处。

“羿?”猰貐不敢置信的低声叫吼出声。

“是了。”羿朝他走来,一步一步,猰貐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当初的疼痛还历历在目,他怎么也没想到羿居然还活着。

羿抬手去摸身后的弓,猰貐绷紧了身体,羿的动作比他快,手握弓,快速的朝猰貐放了六箭,一箭刺中猰貐的头,一箭刺中猰貐的胸口,其余四箭则是刺中他的四只爪。

猰貐吃痛之下放开了萧景琰,长吼一声,逃入山林。

-----------

这里我设定羿是尧帝时期射十日的那个

顺便我发的菜谱都是肉,都是肉,都是肉!【再次提醒


 
评论(7)
热度(54)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