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捉妖记 十三

蔺晨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他的四周全是枯木树林,手上的长剑发出莹莹白光,剑身轻颤。这里已经是妖界的地盘。

妖界内空气混浊,天倒是如血一般刺眼。蔺晨走了几步就看到有个小妖走过,他上前一步,制住小妖冷声说道:“穷奇在哪儿?”

“你是谁?身上没有妖气,从哪来进来的?”那小妖丝毫不怕他,绿色的眼眸看着蔺晨警惕的说道。

“别废话,赶紧说。”蔺晨长剑震动了一下,那小妖脖子上已经冒出丝丝黑气。

“穷奇大王住在黑雾林里面的小楼里。”小妖看着自己的妖力渐渐消散,连忙说道。

“黑雾林在哪里?你带我过去!”蔺晨手中的剑朝小妖的脖子又逼近了几分。

小妖哭丧着脸说道:“我一个小妖哪里来的本事进入黑雾林啊,我连边缘都靠不进。”

蔺晨看着小妖一眼说道:“那你告诉我,这黑雾林往哪里走?”

“我告诉你,你的放开我啊。”小妖害怕的说到。

“恩。”蔺晨说着,把剑稍微拿开了一点。

小妖用手指了指蔺晨斜对面的哪个方向说道:“这里笔直过去,就到黑雾林了,至于黑雾林里面怎么走,我也不知道。”

蔺晨不吭声。

小妖急了说道:“都是真的,我真没进去过里面。”

蔺晨瞥了小妖一眼,长剑划过,那颗睁着眼的脑袋就这么掉到了地上,不一会就化成一只死老鼠。

蔺晨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浅蓝色的罩衣显眼的很,他略一思索,口中默念,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这才往黑雾林赶去。

黑雾林的外围人不多,蔺晨走到林子外面的时候就觉得奇怪,这妖界怎么就这么荒凉?见到的也就只有那个老鼠精。

蔺晨摇了摇头,握紧长剑往黑雾林里面走。

林子里黑沉沉的,外面血红的天色也完全看不到,只剩下蔺晨手中那把泛白光的长剑。

幽幽白光忽闪着,蔺晨竟然一路平静的走出了黑雾林,林子尽头是一个小楼,小楼门口也没有什么妖守着,蔺晨快步走上去,在小楼仔细翻了一圈都没有看到穷奇更没有萧景琰的人影。

糟了。

蔺晨暗道肯定是中计了。

“今日果真有人进入妖界。雪女倒是没有骗我。”一个低沉沙哑的嗓音传来,蔺晨抬头看到一只大小像牛,外形如虎,背上还有一双血红的翅膀,头顶上长长的角,双眼漆黑,一张嘴张开,尖利的牙齿上还挂着丝丝血迹。

“大王,雪女一心效忠大王,又怎会欺骗大王!”一旁的雪女走过来,朝穷奇盈盈一拜。

“不错!这次多亏了你,猰貐那个没脑子的东西,见到羿回来就怂了,白白浪费我救他。”穷奇说着,往前走了一步,使劲嗅了嗅蔺晨,说道:“那个人类的味道确实不错,我很喜欢。”

蔺晨双手发凉,萧景琰难道已经被穷奇吃掉了?看到穷奇颇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立马调整了自己的心理说道:“穷奇,你为何要吃他!”

穷奇发出一声长啸说道:“我生平最看不惯那些正义,有能力的人。”

“所以你就吃了他?”蔺晨咬牙切齿道。

“他身上是人间最高贵的皇室血脉,整个皇室也就他一个人充满正气,这样的人被我吃,是他的荣幸。”穷奇傲慢的说道,往前走了几步将蔺晨逼至墙角说道:“你的味道似乎也不错,不如也让我吃了,好让你们在我肚中相遇。如何?”

蔺晨看着穷奇张大了嘴,锋利的牙齿就要朝他脖颈咬来。手中长剑一划,穷奇闪身一躲,避过了那把剑。

穷奇眯了眼看着那把长剑,倒是有几分惊讶:“这是月虹?”

月虹是上古留下来的一柄神剑,据说他的原主人是骁勇善战的战神。战神有无数把兵器,这把月虹虽然不常用,但是却异常有名,剑光如月,剑气如虹,故名为月虹。

“想不到这神剑居然到了你手上。”穷奇又避过蔺晨的一击,那月虹斩落穷奇翅膀上的几根羽毛,红色的羽毛飘落,映着月虹的白光,显得格外嗜血。

雪女本是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却看到蔺晨一只手伸向怀中,然后摸出一副铃铛。

那是一副金色的铃铛,稍微有点富裕的人家都能买的起的那种铃铛。

穷奇动作听了一下,看到蔺晨掏出铃铛,高高的抛起,铃铛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蔺晨索性将长剑以箭抛出,半空中的铃铛被月虹击碎,铃铛响了一声后掉落在地上。

雪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听到蔺晨开口说道:“你的哥哥一直在找你。”

穷奇狐疑的目光转向了雪女,雪女承受不住穷奇质疑的目光,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金色的瞳孔有一瞬间恢复了黑色。

“哥哥。”

“他想念你,想你有没有吃饱,想你有没有穿暖,想你一个人在家可会害怕,想见你……”蔺晨说道,他没有预料错,雪女果然就是那书生的妹妹。

“就算是他成了坡子,身上没有银两,走不回家乡却也惦记着你。”蔺晨补充道,想了想时间,差不多应该够了。

穷奇一抬爪将雪女死死摁住,眼中杀气毕露。

“你说,你的兄长作恶多端,被人追打至死,我这才将你带在身边。”穷奇声音冰冷。

“大王,大王……”雪女猛地抬起头说道:“雪女知错了,雪女知错了。”

“哼。”穷奇狠狠地将雪女拍到一旁的房门上,小楼因为穷奇这个举动,抖了抖。

雪女身体开始散发出寒气,屋外血红的天空中飘下些许白色的雪花。

蔺晨手中的月虹发出轻鸣,穷奇突然就抬头看向了蔺晨,然后纵身一跃,走出了小楼,蔺晨急忙追出去,萧景琰不会死。

之前他给萧景琰下的咒还在,他没有受伤所以萧景琰也不会有事。可现在穷奇这样子,显然是要去找萧景琰了。

他跑出去看到穷奇早就么了声影,紧接着他听到一声熟悉的长啸,血驹跑了过来。

骑着它的正是萧景琰。

萧景琰还穿着之前的亵衣,外面披着的狐裘沾满了血迹,面色苍白,看到蔺晨后虚弱地笑了笑,倒在了马背上。

“景琰!”蔺晨大喊一声,纵身飞向血驹,将萧景琰护在怀里,一夹马肚说道:“血驹,走!”

二人一马冲出了黑雾林,血驹一路狂奔终于到了人间,金陵城外依然是黑沉沉一片,蔺晨将萧景琰带回靖王府,看到外面又下起大雪,他不禁皱了皱眉。

“梦魇姐姐,你就送到这儿吧。”雪女在半空中说道。

梦魇一袭黑色长袍朝雪女点了点头:“我早已对人间没有兴趣,若不是你过来求我我也不会帮你把人抓走。”

“是雪女莽撞。”雪女面色苍白,朝着梦魇虚虚行了礼,便落下靖王府里。

后院的书生蓦然站起身,朝前院跑去。

雪女跪在萧景琰屋外,低声说着:“我自出生就有记忆,我是雪女,是妖。害死了爹,娘缠绵病榻最后也走了。我只剩哥哥了,我不想哥哥死。得知穷奇出世后,我就去找了他,愿以为他效命。可是穷奇那会愿意用一个牺牲自己拯救哥哥的好人?我就说,我哥哥无恶不作,经常打骂偷东西,后来被一些正义之人打死。穷奇听了很感兴趣,留我在身边。我原想着就这么过下去,可谁知哥哥一直在找我。把人带走的时候,我是感觉到了哥哥的气息,所以我请了梦魇姐姐前来帮我。我不能跟哥哥见面,更不能让穷奇知道我哥哥是一个好人。否则死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哥哥……”

雪女慢慢的说着,外面站着的书生听到这番话后,说道:“妹妹,我怎么会怪你,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啊。”

雪女猛然转过身,看到书生,眼泪便流了下来。

蔺晨摇了摇折扇说道:“你带着雪女去你那儿吧,你们兄妹多年未见,是该叙叙旧。”

书生一听赶紧上前一步拉住雪女的手,也不管雪女冰凉的手,傻乎乎的笑着说道:“妹妹,我们回去吧。”

雪女哽咽着跟着书生往后院走,

看到他们走了蔺晨这才将昏迷的萧景琰带入幻境。

--------------

今日有些事情一更

说下穷奇,他最喜欢做坏事的人,看到做坏事的人他还会去嘉奖对方,遇到正义的人就恨不得把人吃了,所以雪女编了个哥哥做坏事的故事给穷奇,让他将自己留下。是想着不在哥哥身边,哥哥总该活的好好的吧

 
评论(2)
热度(46)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