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捉妖记十五

两人一到后院就看到血驹乖乖的在吃马草,一旁还有一匹黑色的马,赤红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血一般,通体黑色的毛发油光发亮,蔺晨看到那马四周还缠绕着黑气,下意识的把萧景琰护在了身后。

“这马……”萧景琰沉吟道,“它身上有很浓重的妖气。”

“区区凡人自然不可能看出我的真身。”那匹马说道,走到萧景琰面前说道:“你身上的藤蔓之气倒是浓烈,怪不得穷奇这么惦记你。”

“穷奇?那藤蔓难道不是穷奇派来的?”萧景琰问道,他一直以为那藤蔓妖是穷奇派过来的,难道说不是穷奇干的?

“妖的话,哪里能信。”那马说道,蔺晨一只手放在月虹上,只闻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那长剑就已经抵在了那马的脖子上。

“既然不说是谁,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蔺晨见到自己的长剑打到马身上并没有意想中的伤口,而是清脆的撞击声,不由得皱起了眉。

“我是谁并不重要,这凡间也要有灾难了,我是来带血驹走的。”那马说道。

血驹闻言愤怒的抬脚踹了它一脚,那马受了这一脚,转头就说道:“如今世道纷乱,也是你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可任性。”

血驹长啸一声跑到蔺晨面前,双眼泪汪汪的看着蔺晨,蔺晨伸手摸了摸血驹的脑袋,一旁的马顿时就嘶叫了起来,血驹恋恋不舍得跟蔺晨告别,跟着那马渐走渐远。

萧景琰看着血驹被带走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妖了吗?”

“可能不是妖。”蔺晨说道,萧景琰纳闷的看着他,蔺晨看着那一团渐渐消失的黑色影子说道:“我听闻地府的酆都大帝养了两匹马,颇通人性,能遇见灾害。若是看到他们两匹马一同出现,那么就说明这世道要乱。”

萧景琰不禁担忧道:“那穷奇该不会又要去吃什么人了吧。”

蔺晨摇了摇头,说道:“也许不是穷奇也不一定。”

两人边说边往回走看到那书生一脸落魄的靠在柱子边,萧景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你妹妹雪女呢?”

“小妹……小妹走了……”书生喃喃说道,伸出了手,那一片六瓣雪花就在他的手中。

蔺晨伸出手在那雪花上面放了一会,说道:“已经没有一丝妖气了。”

“小妹,小妹啊……”书生嚎啕大哭,那六瓣雪花晶莹剔透,蔺晨一张符咒把雪花送回了琅琊山镇压。

萧景琰回到书房看到萧景禹坐在一旁,他有些诧异的问道:“皇兄,你怎么来了?”问完又对一旁站着的列战英说道:“皇兄来了怎么都不汇报一声?”

萧景禹连忙说道:“是我没有让他通报,你坐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皇兄请讲。”萧景琰亲自为萧景禹斟了茶说道。

萧景禹看了一眼蔺晨,蔺晨一拂袖,转身离去。

萧景琰眼巴巴地看着蔺晨走了,直到没影了这才把视线留给萧景禹。

萧景禹好笑的点了点萧景琰的额头说道:“你呀,还真是个孩子。”

萧景琰微微红了脸。

“我这次来确实是有要事。”萧景禹正色道。

萧景琰坐正了,细细听萧景禹讲来。

原来并不是朝中之事,而是家事。

这几年宸妃受宠颇多,其余妃子就算是眼红着急也没办法,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美貌的女人。梁帝一见倾心,很少去宸妃宫中,其余的妃子自然就更加轮不到了,彻彻底底的是显了专宠一人。

萧景琰沉默着不说话,萧景禹给自己倒了杯茶继续说道:“如果真的只是这一点我也就不会来找你了,无非就是后宫争斗罢了,她一个小妃子难道还真的能撼动前朝的王爷?”

萧景禹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听宫中的人说这个逸妃一出现,宫中的水源就开始渐渐供应不上,有时候水不够,脏衣服堆积着没有洗,各宫的娘娘们都抱怨不已,那些禁军们都去查看过,水源已经开始有了干涸之象。告诉父皇,父皇命人凿水,可是凿出来一点马上又没了。”

萧景琰并没有明白萧景禹话的意思笑着说道:“该不会是皇兄你多心了吧,这逸妃似乎也没有做什么啊!”

萧景禹神经兮兮地说道:“我怕这是天谴啊。”

这话一出,萧景琰立刻想到了那马说的话,难道那个逸妃当真是穷奇派来的人?这事也不好直接跟萧景禹说,萧景琰把人送走到走到了蔺晨的屋外。

听着那断断续续的琴音,萧景琰心中烦闷解决了不少,推门而入看到蔺晨面前架着一把青玉琴,琴弦皆为绿色,泛着一丝冷光。

蔺晨见他进来了说道:“你看看这琴,怎么样?”

“寒气太重。”萧景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蔺晨笑了起来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说道:“这琴取得是海里的碧青玉,琴头上面刻着囚牛像,是一把海底琴。”

“囚牛?”萧景琰问道:“是龙九子的囚牛?”

“自然。”蔺晨说道,爱不释手的摸了摸这把琴。

“哪来的?”萧景琰感觉这事有点不对。

“方才去街上,看到有个小贩在买琴,那小贩不识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十文钱就把这琴带回来了。”

萧景琰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你坐下,方才皇兄同我说了一件事。”

蔺晨听他把事情讲了一遍后说道:“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只有亲眼见过我才能确定是不是妖。”

萧景琰点点头说道:“我想要进宫虽然不是难事,但是见一个妃子恐怕是不妥。”

“不如我们……”蔺晨俯身同萧景琰耳语,萧景琰犹豫片刻便应下来。

两人一同出了屋子,那把青玉琴泛着幽幽冷光,琴头上的囚牛像竟然渐渐地模糊起来。


 
评论(5)
热度(51)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