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二三事17

溪城一如既往的热闹繁华,蔺晨也不好提着剑就往里面赶,干脆就隐去了身形,打算先去看看列战英。

列战英在萧景琰去逝后带着他的父母搬到了溪城,一家人都住在县令府边。蔺晨直接进入列战英家里,看到里面乱跑的几个小孩,突然想起来,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在天上也有好一阵子了,这在人间已是好几年,列战英想来也不是那个清俊少年了吧。

他看到列战英在花园里抱着一小孩玩乐,现了形直接喊道:“战英。”

列战英抱着孩子的手一僵,看到不远处站着的蔺晨,双眼登时就红了,放下孩子让他自己去玩,连忙走到蔺晨面前说道:“蔺公子,你可来了。”

“怎么了?是景琰出什么事了?”蔺晨焦急的问道。

“这事我也说不清楚,之前金陵又派了一个县令过来,在县令府住了一个晚上就大喊闹鬼,第二天就搬到了外面,还请了法师过来看,法师说里面有鬼魂作祟,但是那鬼魂他对付不了。”列战英面色为难道:“蔺公子,你给我的东西我收着,这县令府内的鬼魂我也就看不到了,我就怕会有鬼魂作祟伤害到萧大人。”

蔺晨听列战英这么一说,就猜到那鬼魂是萧景琰,连忙说道:“无碍,我这就去看看。”

列战英点点头说道:“那鬼魂是夜晚作祟,白日我每天都有去府内打扫。新县令不住这儿,这府上的钥匙都由我保管。”

蔺晨点点头,朝列战英谢过后就匆匆赶往县令府。

县令府真如列战英说的,十分干净。蔺晨推开了那扇熟悉的房门,立马就感觉到了里面浮动的空气。

“景琰?”蔺晨试探地喊道。

房内毫无动静,蔺晨又喊了几遍,依旧不见那魂魄出现。干脆就呆坐在房里,看到里面的摆设都跟以前一样,想来那新县令也没有在这房里住过。蔺晨走到房间角落,看到了那堆燃尽的红烛。那个时候没有来得及收拾就走了,列战英每天来打扫,倒是没有让这积灰。

夜幕降临,蔺晨站了起来,房内渐渐暗下来,突然间那堆燃尽的红烛亮了起来,蔺晨小声喊道:“景琰?”

小心翼翼地声音,像是怕吓到人。

空气微微浮动了一下,蔺晨看到眼前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人影四周是黑色的瘴气,看来萧景琰的这一魂极为不稳定,蔺晨连忙施法将那瘴气去除,那人影渐渐清晰了起来,确实就是萧景琰。

蔺晨内心激动,一把将人虚抱住,低声说道:“景琰,景琰。”

萧景琰睁大了双眼,双手穿过蔺晨的身体,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

“蔺晨,你终于来见我了。我没有白等,你终于来了。”萧景琰哭着说道,蔺晨口中念诀,将萧景琰的虚体化成人形后,说道:“景琰,你一直在等我?”

萧景琰看到自己的双手能够抱住蔺晨了,就紧紧地将人抱住,点点头说道:“蔺晨我在等你。我怕你忘了我,怕你有了别的喜欢的人。我不想去投胎,我等着你,不管多久,一天,一个月,一年我都可以等下去,你是长生不老,我想我若是变成了鬼是不是也可以长生不老,那就可以有无尽的生命来等待你。你喜欢别人了不要紧,我会让你想起我。一天不行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就一年,反正我也可以在人间呆很久,我会一直等着你,等你来见我。”

蔺晨也禁不住流下了眼泪,萧景琰一直在等他,而他却不知道,苦苦追寻着那个不记得他的尘靖帝君。

萧景琰伏在蔺晨怀里小声抽噎着说道:“你给我的红盖头不见了,我不知道去哪儿了。”

“没事没事,红盖头没了,我们还是夫妻呀。”蔺晨说道,萧景琰点了点头喃喃道:“我们是夫妻呀。”

两人在这房中相拥,而廊山的尘靖帝君则是白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小殊,你是说我丢失了一缕魂魄,在蔺晨身上?”

“对。虽然现在感觉不到,但是我看他看着你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可能就是那一缕魂魄在他身上,不然他又怎么会带着这么强烈的爱意看着你。”小殊分析道。

“可是我感觉不到,也没有记忆。”尘靖说道。

“如果那一缕魂魄真的在他那儿,那他一定会来找你。单单的一缕魂魄根本撑不了多久,你只需要安心等着就是。”小殊说道。

尘靖点点头问道:“那小殊你呢?你不跟我回去?”

小殊看了飞流一眼说道:“飞流虽然是魔族中人,可他已经背弃魔界,心智不全了,我要看着他。若是会天庭,恐怕不方便。”

尘靖皱了皱眉说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可是赤焰神君!上古战神,谁敢说你!”

小殊摇了摇头说道:“前曾往事,我已经抛弃,我本该天陨,却阴差阳错活了下来,林殊和赤炎这两个名字称号我也不需要了。现在我是梅长苏,我只想跟着飞流过安静的日子。”

尘靖看了一眼飞流说道:“我去跟天帝说,他肯定会同意的。”

“景琰,你怎么还是这么莽撞,就算是要回去,这事也得从长计议。”梅长苏说道。

尘靖想了片刻说道:“行,那都听你的。”

梅长苏拍了拍尘靖说道:“你先去把你那一魂找回来,其他的事,我们稍后再议。”

尘靖应着出了廊山,按照梅长苏的吩咐,倒是没有去找蔺晨,直接去了天庭回报,说是上古战神赤焰神君有望醒来,天帝心中高兴,也没有过问蔺晨的事,全身心的去折腾赤焰神君回来要住的宫殿去了。

蔺晨跟萧景琰在人间呆了一晚,第二日的时候他带着萧景琰跟列战应告别,列战英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便是赞同蔺晨将萧景琰带回他住的地方。

两人一起回到琅琊山,蔺晨施法设了一个屏障,以免那些不好的东西进来,让萧景琰身体不适。

萧景琰坐在软榻上有些好笑地看着蔺晨说道:“你怎么这么小心翼翼,我自己也能够照看自己的。”

“我当然得小心了,你可是我妻子,哪有夫君不爱护自己妻子的。”蔺晨这一番话说的萧景琰脸红了几分,责怪道:“都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么油嘴滑舌。”

“那当然,为了讨娘子欢心,为夫可是下了苦功夫的。”蔺晨说道。

“呸。”萧景琰忍不住唾了一口,蔺晨哈哈大笑,将人搂在了怀里。

琅琊山因为蔺晨的心情不错,整座山都显得更加葱郁,而天庭的尘靖帝君府邸确是一片压抑。

尘靖拿着那只白免给他的盒子翻来覆去把里面的三字经和红盖头看了好几遍,依旧想不起什么。

“真的失了一魂?”尘靖疑惑地自言自语。

回想到蔺晨偶尔喊他,不是喊尘靖也不是喊帝君,而是景琰。

景琰这个名字现在很少有神仙知道了,那是上古时期他的名字,后来混战结束后,弄了封号,便是一直尘靖尘靖叫到现在了,如果不是别人跟蔺晨说,那蔺晨又是怎么会知道?

尘靖第一次有了烦心的感觉,他恼怒地把盒子扔在一个角落,来回踱步许久,最终还是把那盒子捡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

-------------


 
评论(4)
热度(68)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