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坑

眉间坑

给诸位使劲挖坑的大大们

配合BGM眉间雪食用口感更佳

娱乐填词

占个标签

-------------------------

是不是每个深坑都不能沉溺放肆

脑洞才是正主

只道是那些掉落无底洞的人们

从来都出不去

脑洞来时你带笑意开了一坑

过后又不填土

深坑多少你也不曾回首看看

多少人等你归来

盼过日升月落

等过星辰几变

你说有一日总会发奋图强填完所有坑

那时你信誓旦旦许下的承诺啊

转身就已忘记

还记得洒土   是否应该满足

也许你只是过于忙碌而没有时间来填

该庆幸或多或少你总算会洒点土

可脑洞从来残酷

最害怕刷...

我有病啊10(楼诚)

此章比较那啥,看得人注意一点

我觉得我有病

------------------------------------------

明诚窝在床上孵蛋,明楼则是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明诚奇怪道:“你做什么?”

“你想孵蛋?”明楼问道。

“不是想,是我就在孵蛋。。”明诚解释道。

“你哪儿来的蛋?”明楼问,明诚一时间无法回答,眨巴着眼看着明楼。

“你知道蛋怎么来吗?”明楼再问。

明诚茫然的摇头。

“很好。”明楼站起身将明诚压在身下,看着明诚一双茫然地双眼,明楼有那么一丝的悸动。明诚以为是明楼在跟他玩,兴奋地一把抱住了明楼,然后一个翻身把明楼压在了下面。

???

明楼看了一眼在自己上...

我有病啊7(楼诚)

王天风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时间正好是6点整,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还有护士们的说话声。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前来值班的护士过来给他做检查。

他起床洗漱了一下,拿起放在床尾的干净病号服换上。等他料理完一切,护士正好打开门推着小车走进来。

“先来量一下体温。”护士说着掏出一本本子递给王天风。对于每个病人的需求护士总是十分懂得,他给王天风的本子是一本作业本,以往只要把作业本给王天风那么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做检查了。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

王天风接过本子并没有拿起桌上的笔,而是翻开一页开始发呆。护士掏出体温计给王天风量体温。然后又拿着听诊器给王天风检查了一遍后随意地问道:“王老师,不批作业了?”

王天风不理...

我有病啊2(楼诚)

此时的明诚并没有发病,他往旁边侧了侧示意明楼跟王天风先走。但是明楼不让,他似乎格外记仇,指着明诚说道:“你个小人!”

明诚一愣,随即想到了之前自己病发跟明楼有过来往,估计明楼这是对上他了。明诚想了想说道:“是的。”

明楼有些诧异,似乎没有想到明诚会应得这么爽快,在后面补充了一句道:“我的绝世武功秘籍不会给你的。”

明诚面瘫着脸点头道:“是,大侠,我不跟你抢秘籍。”

明楼断定这个人是一个神经病!

后面的王天风不甘被忽视,挤开明楼,瞪着明诚说道:“让你写的论文写完了吗?”

“写了,还没写完。”明诚答道。

“那你还在这儿晃什么?还不快去写?”王天风训斥道。

“没有灵感,出来找找。”明...

我隔壁邻居有点胖12(楼诚,灵异向)

格洲的那套别墅是在这个壕金花园比较里面的地方了,四周还种满了各种树。明诚走到别墅前就感受到一阵凉意,明楼将明诚往自己身边带了带,低声念了几句,四周的阴冷之气一扫而空。

“鬼焦琴在响。”明诚低声说道。

明楼静静听了几秒说道:“我听不到,或许是只有主人才会听到吧。”

明诚点了点头去按门铃,门铃响了好久,但是依旧没有人出来。

“我去里面看看。”明楼说道。

明诚抓紧了明楼的手低声说道:“可能在里面,你要小心。”

“放心。”明楼说道,然后突然靠近明诚,明诚只感觉唇上微微发凉,然后明楼就消失了。

那是亲吻?明诚摸了一下自己的双唇,温热,不像明楼的那样带着凉意。

明诚往大门边走了走,侧耳听了...

我隔壁邻居有点胖10(楼诚,灵异向)

明诚收拾了东西把鬼焦琴带在了身上,由于今天穿的并不是很正式,鬼焦琴并没有化成胸针的样子,而是变成了黑色的木质镯子,明诚的一只手是带着手表,另一只手就带着木镯子。黑色的镯子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纤长的手指更具吸引力。

他今天请了假,明楼没有多说什么就准了。正好趁着今天休息,去书店逛逛,或许还可以报个古琴培训班?

明诚这样想着,走到了马路边,绿灯刚刚跳过,明诚就等在旁边。

“哥,哥哥~”明诚冷不防被一个人猛的抱住,有些惊讶的低下头,看到一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抱住了自己,傻呵呵地笑着。

那人长得很好看,娇娇弱弱的,一笑就仿佛是一只可爱的猫儿一般。明诚挣开了那人说道:“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我隔壁邻居有点胖8(楼诚,灵异向)

明楼听到明诚应了一声后不再回答,踌躇许久解释道:“那个婴儿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被控制了,我接触到他时他已经是一个死婴,让你抱着我是怕陈月月发狂会伤到你,那婴儿再怎么说也是她自己的孩子,看到你抱着婴儿或许会放过你。谁知道……”

明诚闭上了眼轻轻摇了摇头,明楼的声音低了下去。其实这不能怪明楼,就算是鬼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他既然选择相信明楼就不该有怀疑,只是那个明楼要找的人让他烦躁异常。

会是谁呢?那么幸运,能够让明楼找了这么久的人大概会是一个漂亮有魅力的女人吧。

明诚神游到了下班时间,开车回到家里,看到自己房间那个被重新砌过了的墙,这钱是明楼出的。明诚坐在床上,脑子里全是明楼,他使劲摇了摇脑袋,...

我隔壁邻居有点胖6(楼诚,灵异向)

明诚对明楼的心情是十分复杂,就算是他知道自己有点喜欢明楼也不敢透露出来,他记得明楼说过他是来找人的,明楼留在这里或许就是为了他喜欢的那个人。

明诚没出息的趴到了桌上,带着几分失落。

“阿诚先生!”

有人推门而进,明诚一瞬间就坐直了身体,侧过头看向推门进来的那个人,是李欣。她面色慌张,估计是跑着来的,嘴唇微微发白。

“阿诚先生,我看到陈月月她老公了!”李欣说道。

明诚不明所以,走过去问道:“她老公怎么了?”

“她老公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还是挺着大肚子的!”李欣抬起头紧张地盯着明诚:“月月的死会不会是她老公一手造成的?那个女人挺着大肚子少说也有6,7个月了,可是月月才死了多久?”

李欣...

我隔壁邻居有点胖5(楼诚,灵异向)

王莉莉这几天有些浑浑噩噩,她不止一次的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陈月月,穿着那件连衣裙走在马路上,但是她不敢上去跟她说话。
“莉莉,这表格不对啊。”一旁的李欣把表格递过去说道。

“莉莉?”李欣看着神游的王莉莉又喊了一遍。

“啊?”王莉莉回过神来,看到李欣关切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这表格不对,算错了。”李欣说着把表格递了过去。

“哦,那我重新做一份。”王莉莉接过表格。

李欣也知道她最近遇到了什么,一脸担忧的问道:“莉莉,你要不要请几天假在家休息休息?”

“不用了,现在公司这么忙,我请假说不过去啊。”王莉莉开始重新算表格。

李欣回到座位上拿着杯子去倒水,走到茶水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影。...

© 顾翎烨|Powered by LOFTER